今晚开码结果查询开奖36期

homepage | contact

从Ayawawa到王菊:今天我们如何谈论中国女性?

2018-06-29 04:26

  2018年5月,我参加了下半年即将的一档网络综艺节目的导演见面会。导演组透露,节目成败的关键在于能不能激发观众的讨论,而两性议题、尤其是女性话题则是关注量最大甚至最能引发争吵的话题,他们希望我以性别议题编剧或者KOL的身份加入节目,因为我恰好写过一些女性议题的文章,其中一篇《在这么不平等的社会,怎么可能有平等的婚姻》获得了一些关注。

  是的,今天的社交网络上,关于女性的议题简直铺天盖地。无论是网络综艺还是微信自,都在试图针对女性受众输出价值观。其中,原名杨冰阳的Ayawawa就很有代表性。她大学毕业后先是记者,后来成为情感专栏作者,她出版的婚恋类书籍常年高居畅销书榜单前列。

  近五年来,Ayawawa(杨冰阳)越来越精准得抓住了恨嫁女性、或者想要婚姻的女性的焦虑,她的言论成功收获了300多万微博粉丝关注,而她的微信自也号称有100万粉丝。打开她每天更新的微信号,在一档名叫“娃娃微问答”的推送里,着这么一类提问:“娃娃姐,他会跟我求婚吗?要不要继续走下去?”“我应该怎么做让他愿意为我的喜好买单?”“怎样让男朋友在房子上写我名字?”

  Ayawawa这样的情感专家在国家约莫也能找到一些对标,以美国为例,“幸福自助运动”的代表作当属1995年那本销量逾200万册的畅销书“(The Rules: Time-tested Secrets for Capturing the Heart of Mr. Right)”了,这本书及续作也被翻译成了中文版《》和《2》。书里面的清晰明了:女人不要主动发起约会,也不要AA 制,不要总想改变对方、要有自己的生活、结婚不代表你们之间从此没有秘密等等……

  有趣的是,中国版《》正是由杨冰阳鼎力推荐的,她在推荐语里写道:“我已经在不同场合、不同平台、对不同的人推荐过这本《》不少于百次了。要照做,你就会获得幸福的婚姻,而那些不按照做的女孩,却总是孤家寡人。” Ayawawa在她2015年出版的《别拿男人不当动物》中也明显借鉴了《》的议题,谈论如何巧妙回应男方的性要求等实际问题、女性不应错过恋爱黄金期、以及姐弟恋有哪些哪些风险……

  Ayawawa精通营销,笔耕不辍,不仅借鉴了美国的《》,还结合《进化心理学》重新发明了一些情感理论。她在自己的书里不厌其烦的强调,女人要通过保守的穿着来让男人感到安全感不受,也就是不要让他们担心后代不是自己的(术语:降低PU,这里她实际上是引用了《进化心理学》中的亲子不确定性(paternity uncertainty)的概念)。再比如说,她还强调女性在婚姻市场不要高攀帅气的男性,因为那样的男人往往更加花心,并且不舍得给女人以及他们的后代投资。她鼓励女性找愿意给她们买房、房产证加名字、愿意给她们花钱的的男人,哪怕丑一点。

  她的观点和理论都十分简单、明确。她能够流行的原因也正是这种因为她们用简单和明确回应了(不一定真能解决)很多女性在生活中的不安全感和焦虑感。为了回答粉丝的提问,Ayawawa每次都能给出十分明确的回答,比如“你要提升个人婚恋价值。”“你的亲子不确定性太高了。”“把财政手。”“你高攀了男朋友,高攀会吞针。”

  可以想见,《》在美国遭到了反女权的,而中国的女性主义者们也很不待见Ayawawa。这当然是因为,她鼓吹女性不要在意结构性的男女不平等,而是在现存结构中去追求物质利益的最大化——偏向革新的女权主义者们当然会对这种保守主义恨铁不成钢,她们不愿意看到女人们醉心于在私领域中得到小恩小惠,而放弃了职业的追求、理想的追求、以及强大的内心的构建。

  Ayawawa在中国还是比来自纽约的《》影响力更大。这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婚姻文化的功利性被Ayawawa摸准,她的理论根据中国婚姻现实进行的改良。有种说法是,中国的婚姻历来就不强调浪漫爱。人类学家费孝通比较过中国家庭和西洋家庭的差异。他说,在西洋家庭中,夫妇是主轴,共同经营生育事务,子女是配角,因为他们长大后就离开这个团体,因此夫妻的感情是凝合整个家庭的重要力量。而中国家庭是事业型组织,主轴是父子和婆媳,是纵的关系,横向的夫妻关系只是配轴。这种事业型组织天然就了感情属性,而是强调责任和服从。

  Ayawawa强调婚姻的功利性也对应了中国今天婚姻的过多功能。为什么呢?在社会,、经济、教的功能由其他团体来担负,而不在家庭的分内。但是在今天的中国,特别是以后,国家把养老和育儿的功能,从社会主义时期的单位和国家承担,几乎完全转向了家庭承担,而在家庭内部养育子女和赡养老人的义务也往往大部分由女性承担。这也是中国女性普遍新主义、个人功利主义的重要原因之一。社会资源少的、社会结构性低的女性们,不得不期待一个物质强大的婚姻。这种带有功利性的婚姻能够像张安全网一样托起她们,浪漫的感情因素在婚恋选择中退居次要了,与此同时,人们进一步只关心自己私领域的事儿,而对公共领域的社会平等、美德建设等公共议题表现的兴致缺缺。

  中国女性的三观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保有着前现代、现代、和后现代几种的杂糅。换言之,中国当代社会的复杂性在女性故事的演绎上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了。Ayawawa的粉丝所代表的这样一类女性故事,她们可能代表着一种传统保守的婚恋价值观,但还有一种现代的甚至是后现代的婚恋价值观和女性形象,是为女性主义者所欢迎的。这部分人的想法在最近的网络女团节目创造101中,投射在了一个名叫王菊的女孩儿身上。这个90后女孩儿,因为明确表达自己的野心和—而成功的吸引了一大批粉丝。

  这部分人的想法在最近的网络女团节目创造101中,投射在了一个名叫王菊的女孩儿身上。

  这档节目虽然购买了韩国女团的版权,但显然进行了中国版的改良。在中国版的选拔中,女团并未呈现韩国版那种千篇一律的娇滴滴可爱型的直男审美,而是有了更多元的女性形象。以王菊为例,在第六期节目中,节目组专门给她做了表情包、保留了马东大师课和王菊的对话,还通过她的旧照来设计了一段引发众人共鸣的女性的自白,王菊在自白中说,自己虽然因为激素原因变得又黑又胖,但是自己反倒爱上了现在的自己,并不想回到又白又瘦的过去。

  我在朋友圈里的小调查发现喜欢王菊的往往是教育水平良好、生活在一二线城市、平时也了解英美流行文化的女性。有王菊的粉丝表示,被王菊所打动的主要原因,就在于她敢于和主流的审美体系说不,敢于去挑战权威,这对他们是很重要的一种鼓励。“她的态度,完美地贴合了她们追求的女性。

  某科技爱范儿的运营编辑郑晓冬说,“为什么要支持王菊出道?因为希望有一天你的女儿会指着电视里的王菊说,我也要像她一样,而不是指着电视里千篇一律包装好的女团说,我也要向她一样的鼻子。” 通过给王菊投票,这些粉丝们希望参与重塑中国的女性偶像,在这个过程中,她们也感受到了赋权,所以疯狂给她投票,希望帮助她挤入主流市场,甚至是为自己的孩子做好榜样。

  或许可以这么说,讨厌Ayawawa的人,惊喜地发现了王菊,她成为了她们的现代的甚至是后现代的价值观表达的出口:她们不想再活在主流男权社会对白瘦幼的期待中,她们不想再温柔的服从而是可以的怼人、翻白眼、她们想跟那种传统的“好女人”形象告别,他们绝对不会向情感专家问出:“怎样让男朋友在房子上写我名字?”,王菊表达了她们的:“我可以给自己买钻石戒指”……

  Ayawawa和喜欢王菊的女孩子们,或许标示了今天中国女性相光谱的两个极端,这也证明了当代中国的复杂性。这些女孩子们彼此很难对话,甚至完全无解对方。在如今,讲述任何一群女性故事似乎都要非常担心它的代表性的问题,因为这是一个前现代、现代和后现代女性同时并存的中国,女性群体也蕴含着最强的改变自己、改变社会的能量。